全部视频免费软件app麻豆经济

  如果巴菲特继续将富国银行保留在他的投资组合中,这将意味着他认同该行的新战略,这可能会有助于沙尔夫向其他投资者兜售他的计划;但如果巴菲特完全退出,那么这对富国银行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负面影响。 腾讯证券10月16日讯,众所周知,“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不会对他入股投资的公司提出太多要求。但在去年,作为富国银行(NYSE:WFC)的最大投资者,他公开建议该行董事会不要从华尔街聘请领导人,而后者却无视了他的建议。 随后发生的事情表明,当一家公司拒绝这位传奇投资人的建议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NYSE:BRK.A,NYES:BRK.B)此前已经减持了富国银行以遵循持股比例不超过10%的监管限制,而在去年查理·沙尔夫(Charlie Scharf)出任富国银行的首席执行官之后,伯克希尔哈撒韦开始进一步减持,最终出售了大部分持股。再过几周,富国银行的股东们就能知道巴菲特是否会完全退出了。 这种抛售已经标志着一次引人注目的撤退:巴菲特花了30年时间称赞富国银行,使其成为伯克希尔哈撒韦最大的股票投资,进而成为该行的最大股东。他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坚持了下来,并在公司年会上展示了这一点。 随着沙尔夫准备阐述他对这家丑闻缠身的银行的未来愿景,这场戏剧性的事件现在正在上演。今年,富国银行的股价已经暴跌了57%。如果巴菲特继续将富国银行保留在他的投资组合中,这将意味着他认同该行的新战略,这可能会有助于沙尔夫向其他投资者兜售他的计划。 巨大的负面影响 但如果巴菲特完全退出,“这对富国银行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负面影响,”保罗·伦齐斯(Paul Lountzis)说道,他是资产管理公司Lountzis Asset Management的总裁,管理着这家公司的投资,其中就包括伯克希尔哈撒韦和富国银行的股票。“那将表明巴菲特不认可富国银行的新战略,这肯定不会是该行想要的。“ 巴菲特没有回复寻求置评的消息,富国银行的发言人则拒绝置评。 可以说,在沙尔夫去年10月加盟富国银行时,他能让巴菲特高兴的可能性很小。 四年来,富国银行一直饱受丑闻困扰,首先是该行被曝光为客户开设了数百万个虚假账户。公众的蔑视对富国银行的股价造成了影响,并促使长期担任首席执行官的约翰·斯顿夫(John Stumpf)辞职。巴菲特对斯顿夫的继任者蒂姆·斯隆(Tim Sloan)大加赞扬,并一直都对他表示支持,直到斯隆在去年卸任,当时有人批评富国银行没能足够快地解决问题。当富国银行寻找继任者的工作开始时,巴菲特表示,该行董事会不应该从摩根大通或高盛集团等华尔街公司招聘新的首席执行官。 但是,富国银行的董事会还是选择了沙尔夫。在执掌维萨(Visa Inc.)之前,他曾在摩根大通的零售部门任职,后来还曾供职于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rp.)。沙尔夫同意加入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富国银行,条件是他可以在自己的家乡纽约运营这家银行。 困境远未结束 对于富国银行任命沙尔夫为首席执行官一事,巴菲特和他的长期商业伙伴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一开始保持了沉默。 随后,在沙尔夫上任三周以后,据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提交的一份监管文件显示,该公司在此前一个季度的某个时候悄悄地将持股比例降至9%以下。今年2月,芒格称富国银行同意让沙尔夫在纽约工作的安排“令人震惊”。同月,当一位采访者问巴菲特为什么要出售富国银行的股票时时,他说道出于监管原因,他不得不将持股比例削减到10%以下——然后他承认自己已经在抛售该股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了,但并未加以解释。 在富国银行为期六个月的寻找新任首席执行官的过程中,沙尔夫被视为少数几个有能力能够胜任这一职务的高素质外部人士之一。自加盟以来,他一直致力于研究富国银行的问题,并解决监管机构的担忧。 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他并没有像前任那样定期拜访身处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总部的巴菲特。确切的说,当新冠病毒大流行爆发时,沙尔夫刚刚上任几个月,这场疫情导致大多数旅行活动遭到了干扰。 在沙尔夫执掌富国银行的第一年,投资者一再被提醒,这家银行的困境远未结束。该行仍处于美联储的资产上限管制之下,而自2018年以来,这导致其收益遭到了侵蚀。今年,富国银行将股息削减了80%,而且财报显示该行10多年来首次出现了季度亏损。过去6个月,富国银行的价表现逊于KBW银行指数中的其他所有银行。 在本周召开的一次分析师电话会议上,沙尔夫表示,他的团队已经起草了一系列措施,目的是在未来几年时间里简化管理、改善运营和简化产品供应。他承诺,当富国银行在明年1月份公布年度财报时,将会提供更多细节。 “我预计,我们不仅给出对费用的展望,还会提供一个关于我们如何看待不同业务的最新信息。”他说道。 巴菲特看好美国银行 当新冠病毒大流行开始时,巴菲特对金融领域的敞口很高,截至2019年底其股票投资组合中约有41%是银行、保险和金融持股。伯克希尔哈撒韦减持了摩根大通(NYSE:JPM)、高盛(NYSE:GS)和PNC金融服务集团(PNC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Inc.)的股份,但随着今年年初的到来,伯克希尔哈撒韦所持富国银行的股权已经到达了另一个级别——其价值超过了所持其他三家银行股份的总和。 截至2019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的3.23亿股富国银行股票的市值为174亿美元。而截至今年8月中旬,该公司对富国银行的持股就只剩下大约1.36亿股了,按目前股价计算的价值约为31亿美元。伯克希尔哈撒韦将在11月中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监管申报文件,届时将会披露其持股的最新情况。 “很明显,沃伦·巴菲特对富国银行未来的道路,以及其股票可能在未来预期会有的表现不那么有信心。”马里兰大学罗伯特-史密斯商学院的金融学教授戴维·卡斯(David Kass)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可能是觉得,风险比他最初预想的要大得多。” 尽管如此,巴菲特还是特别看好一家银行:美国银行(NYSE:BAC)。监管机构今年给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开了“绿灯”,允许其增持该行股份至10%以上。他在7月和8月份买入了美国银行的更多股票,从而巩固了该股作为仅次于苹果公司(NASDAQ:AAPL)的第二大持股的地位。在公开场合上,巴菲特和美国银行的首席执行官布莱恩·莫伊尼汉(Brian Moynihan)经常都会相互赞扬。(星云)